6up6up扑克之星【真.松弛】

新闻资讯

产品中心

6up磷酸铁锂电池的未来发展空间巨大



  在之前,特斯拉和宁德时代的谈判中,主要针对的就是无钴电池电池这块,通过和业内朋友的沟通可以确定特斯拉会用磷酸铁锂电池,而且是宁德时代的方形磷酸铁锂电池。与此同时,在上周,继中国移动限价25亿元集采通信用磷酸铁锂电池后,中国铁塔也宣布将大规模采购磷酸铁锂电池组,并且不限制最高价招标。多家企业的采购也明确了未来磷酸铁锂电池的下游需求和未来的市场空间。

  目前,铁锂电池的应用领域不局限与新能源汽车,在基站储能、工商业储能、大中小型UPS、电网侧储能、用户侧储能等领域都有着潜在的应用前景。中央郑智橘及工信部也先后召开会议,会议明确表示加快5G建设进度,推进5G复工复产,三大运营商也相继表态加大5G基站建设力度。为行业的发展提供了助力。

  在通信移动网络中,基站是移动通信网络耗能主要组成部分,占到整个网络耗能80%以上。在4G时代,单个基站功耗最大可达1300W,由于5G使用了更大规模的阵列天线、更高的带宽,基站将处理海量数据,耗能明显高于原有3G、4G基站。根据测算,满载5G基站单站功率接近3800W,是4G的3.5倍,即使空载情况下,功率也达到2300W,6up,是4G的2.6倍。如果考虑其他设备的能耗(如空调系统),单个5G基站的能耗将超过5KW。备用电源容量的设计一般按照基站峰值功耗来定,为了满足必备的时长需求,更换大容量的后备电源不可避免。单个4G基站备用电源典型值约11.2KWh,而5G基站则需要扩容到21.2KWh,几乎翻倍。

  2020年将是5G基站建设加速年,根据三大运营商规划,预计2020年将新建68万个5G基站,对备用电池需求容量高达14.4GWh。预计2025年前,我国5G宏基站数量达到760万个,此后5G组网以微基站为主。那么整个5G宏基站备用电源总需求容量高达161GWh,未来三年新增电池需求分别为14.42GWh,21.2GWh和27.56GWh,增速分别为423%、47%和30%。

  自移动通信行业发展以来,铅酸电池以极高的性价比和技术成熟稳定性,再加上铅酸电池庞大的市场和完善的后端资源处理配套,在通信基站领域是备用电源的首选,占据了基站备用电源90%以上的市场。而随着磷酸铁锂电池成本持续下降,铅酸电池的备用电源地位岌岌可危。

  从售价上看,磷酸铁锂电池是铅酸电池的两倍,但从使用成本角度考虑,铁锂电池在基站储能领域的全生命周期成本已经远远超过铅酸电池。未来铅酸电池被替代是行业发展的必然结果,随着5G基站功耗大幅增长,用电成本大幅增加,基站对调峰调频需求强烈,铅酸电池较低的循环寿命和较慢的充电速度无法满足5G时代的需求,而铁锂电池在这方面为5G基站带来很大的经济性。我们测算采用铁锂电池之后,平均每年的备用电池费用8100元,较铅酸电池低1700元/年,若全国500万个基站全部采用铁锂电池,则可节约85亿元备用电源费用。而从时间轴上看,第三年之后铁锂电池的累计使用成本就可低于铅酸电池。由于中国移动率先开启铁锂电池招标,未来联通电信也有望跟进。

  磷酸铁锂电池的增长逻辑在动力电池上已经有所验证,如今在5G时代的通信基站储能上,铁锂电池将发挥更大的作用。而铁锂的未来并不止步于此,随着锂电池成本持续下降,铁锂电池有望在大储能领域彻底打开配套空间,广泛应用在发电侧、输配电侧和用电侧各行各业各领域。我们认为本轮铁锂电池产业链的复苏是技术升级和成本下降的必然结果,其他障碍在成本面前都不值一提。如果说动力领域采用铁锂是是成本导向的结果,那么在储能领域,采用铁锂是技术升级的必然,与动力领域三元电池对铁锂电池的压制的机制如出一撤。铁锂价格的下降和性能的提升为自身产业链打开了巨大的成长空间。

  在当前的行业预期下预期下,磷酸铁锂电池产业链未来空间巨大,相关企业可关注:

  5、丰元股份(具备正极材料年产能6000吨,其中磷酸铁锂系列产能3000吨/年。)